【 .】,精彩免费!

“给我去死!”

一声咆哮之下,只见陈开山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林君河就是一枪。

“敢!”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道咆哮声响起,只见一个壮汉突然喘着粗气从林君河的身后冲了出来,抬起手中的猎枪,对准了陈开山也是一枪。

“大不了一起死!”

此时的陈开山已经激动到了极点,根本没有打算回头。

“砰!”

“砰!”

两道枪声同时响起,在黄有为手中烈阳冒起了一缕青烟之后,他突然万般悲愤的惊呼出声。

“林兄弟!”

在这一枪之下,陈开山的脑袋,直接被他跟西瓜一样打炸了。

绚丽多彩小精灵美女图片

但,在他看来,如此近距离下的一枪,林君河也活不了了。

这让他万般后悔,恨自己怎么可能再快一点赶到。

刚才,在距离狗爷的别墅还有五百多米距离的时候,林君河突然消失不见了。

他当场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拼了命的以他最快的速度跑了过来,但没想到,还是晚了。

就在黄有为悲愤万分,跪倒在地,痛哭流涕,不断自责的时候。

一道淡淡的声音却突然在他耳旁响起。

“老黄,我还没死呢,在这哭个什么劲?”

黄有为听到这声音,先是一愣,而后猛的一抬头,整个人都傻住了。

“林……林兄弟,……没死?”

看着林君河,黄有为真的是懵了。

因为此时他面前的林君河,不仅是没死,而且是毫发无伤,连衣服上都没沾上一丝尘土或者鲜血,跟雪一般的纯白。

“我当然没死。”

林君河淡淡一笑,戏谑的看了一眼倒了一地的尸体。

“就凭这些废物,还奈何不了我。”

听到这话,黄有为突然倒吸了口气,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曾经听我师傅说过,世界上有一种把武道修炼到了极限的人,其名为宗师。”

“宗师,上天下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连子弹都打不死宗师。我一直以为这只是我师傅年老之后的糊涂话,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林兄弟,……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宗师吧?”

淡淡一笑,林君河点了点头,也不否认。

“算是吧。”

“我看在没受伤之前,应该也有内劲中期的实力,不知道宗师是真正存在的?”林君河多少有些好奇的问道。

他看出了黄有为身上有暗伤,而且这道伤很严重,如果他没猜错的,可能还就是这几个月内留下的。

也正是因为这道伤,让他势力大跌,被四五个混混纠缠着就无可奈何了。

“……是怎么看出来的?”

黄有为愣住了。

他身上有暗伤的事情,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就连他女儿都不知道,真的可以说是只有天知地知,还有他跟那个人知道了。

深吸了口气,黄有为对林君河是真服了。

不愧是宗师啊,果然是无所不能,太厉害了!

“林兄弟,不瞒说,我在这几个月里,确实是受过伤,还差点死了。”

“不过,就算是我没受伤前,最多也就能一个人对付狗爷这里十个左右的狗腿子,多了就不行了。”

“抗子弹,就更是不可能了,宗师……宗师……太不可思议了……”

即使黄有为习武数十年,在此时也不由得大大的感叹了一番,感觉看到了一片新世界。

就在黄有为惊讶无比,还想进一步跟林君河谈谈的时候,周围突然有一阵骚动响了起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剩下的话,等回去再说吧。”

林君河说着,便主动朝着骚动的地方走了过去。

而后一出手,直接抓住了一个年轻人的脖子,把他跟小鸡仔一样的提了起来。

“是谁?”

剩下那些人顿时大吃一惊,因为他们都没看到林君河是怎么出的手,他们一个同伴就被林君河给控制住了。

“我是谁不重要,带我去见狗爷,不然我杀了他。”林君河淡淡道。

“!”

林君河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顿时勃然大怒。

想他们身为狗爷的人,平时在这白河镇,那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现在,在狗爷的大本营里,竟然有人这么嚣张,抓了他们的人,逼着他们做事。

在遇到林君河之前,这种事情是他们根本连想都不会去想的。

因为这跟天方夜谭无异,根本不可能发生。

众人刚想发怒拒绝,其中一人却突然看到了陈开山等人的尸体,大吃一惊。

“……把陈护法给杀了!”

那人一声惊呼之下,剩下那些人也看到了陈开山那些人的尸体,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身体都一下凉了半截。

狗爷在这里纵横一方,坐稳了他地头蛇的位置之后,就论功行赏,封了八大金刚,两大护法。

而两大护法,是狗爷之下,在他们这个团伙里地位最高的人。

此时,一个护法竟然死在了狗爷别墅的大门口。

这让他们简直难以想象,狗爷要是知道了,得动多大的怒气,得死多少人?

“好好好,我带去见狗爷,我倒是要看看有几条命可以用,敢在狗爷的地盘这么嚣张!”

其中一个混子倒吸了一口气之下,一咬牙,马上在前方带路,引着林君河朝着别墅里边走了进去。

……

“什么动静,这么吵闹?”

依旧仰躺在屋檐下,狗爷突然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不悦。

一旁,几个火盆正在熊熊燃烧,替狗爷驱赶寒气的侵袭。

但,在狗爷这话落下的瞬间,只见几个火盆突然熄灭了。

这让狗爷霎时眼中闪烁起一阵精光,站了起来。

火盆的熄灭,在他看来是一个很不好的不祥之兆。

他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这几十年来,他不知道靠着这第六感多少次死里逃生,最后打下了如此大的一份家业。

“王左,去,把房间里的家伙都拿下来,有些不对劲。”

狗爷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一听,皱了皱眉头,但还是马上照办,因为他知道狗爷的预感,一向是很准的。

一边往里屋走,一边他还骂骂咧咧了起来。

“陈开山这王八蛋,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狗爷稍安勿躁,我马上带上家伙去看看情况。”

就在王左即将走进里屋客厅的时候。

狗爷突然瞳孔一缩,整个人往地上一卧,同时猛的咆哮出声。

“快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