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数息,方辰突然从沉思中苏醒了过来,然后扭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李小华。

李小华的心不由的咯噔了一下,他感觉一股莫名的危机感骤然在他的心头萌生,虽说方辰是在笑着的,但这种笑则更多像是一个狼外婆的微笑。

嗯,没错,狼外婆看向小红帽的模样,就跟方辰此时的模样同出一辙。

“最后一点,我需要派一个财务团队去马来西亚参与到项目之中,不过李总你可以放心,他们不会干涉你的任何决策。”方辰微笑着说道。

李小华的面色猛然变得有些阴沉!

是的,他相信!

相信这些人不但不会干涉他的任何决策,甚至还会踏踏实实的干活,成为一个优秀员工的表率,但同时他也知道,这些人会把他的每一个命令,甚至任何一举一动,都事无巨细的报告给方辰。

然后再由方辰来干涉他!

这哪是什么员工,这简直就是太上皇,慈禧太后。

“好!”李小华闷声答应了下来。

他不想答应的,但是他能不答应吗?

李小华此时只能心里自我安慰自己,他做事问心无愧,不怕方辰派人监督。

温柔治愈系少女幸福45度角仰望天空图片

只不过,他本想把之前拍卖土地,所产生的前期费用给安插到总账里的梦,大概是碎了。

“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财源滚滚!”方辰嘴角微翘的看着李小华,眼中更是充满了真挚的光芒。

李小华那点小心思他自然知道,但这无所谓!

就如同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他不信任李小华,跟这种千年的狐狸合作,他就是睡觉也要睁只眼睛才行。

如果不派财务团队的话,他怎么能知道这块土地究竟卖了多少钱,假如卖了三十亿美元,结果李小华给他说只卖了二十亿美元怎么办?

这一点很有可能发生,毕竟负责具体操作的,可都是李小华的人。

所以说财务团队,他必须要派的,而且还要在自己名下这五家公司内,抽调最为精干的财务力量。

“合作愉快!”

李小华拿着酒杯跟方辰的茶杯碰了一下之后,然后一饮而尽,显得十分痛快!

但仔细一品味,李小华这模样,怎么都有种是在喝闷酒的感觉。

从李小华的四合院走了出来,方辰并没有着急上车,而是踏着吱呀吱呀作响的积雪,在幽静的胡同中走着。

他突然不知道怎么的,觉得这种声音格外好听,而且就想这么静静的走着,似乎整个人的身心彻底放空,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abc小说网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他感觉自己之前的思绪似乎有点乱,但究竟怎么乱的,却无从得知,大概跟李小华的唇枪舌剑,明争暗斗,让他有点累吧。

不过这又充满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乐趣和激情。

或者更准确的说,他现在的状态,有点像是一场大战后的疲惫。

刚才,他和李小华的关系很微妙,是合作伙伴,更是心口不一的竞争对手,彼此相互不停的试探着,算计着,别说掏心掏肺了,谁也不敢将自己柔软的腹部亮给对方看。

这样的合作简直可以用同床异梦四个字形容,谁也无法彻底的信任谁。

但方辰却觉得他俩的合作,是那么的牢不可破,原因很简单,驱使他俩在一起的粘合剂——利益,太过于牢靠了。

方辰不记得这是谁说的一句话,只有利益的联盟,才是真正的坚不可摧。

因为人活着,就是为了利益。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便是这么个道理。

太史公在两千多年前,人心相对朴实的西汉,就能有如此的觉悟,更别说此时人心浮躁的现代社会了。

利益这两个字,经过两千年的孕育,显得越发的重要了,甚至可以说这十六个字,就是现代社会的真实写照。

看着方辰越走越远的身影,吴茂才等人只得远远的吊在了方辰的身上,不疾不徐的跟着,不敢靠近,生怕打扰到这位爷。

“九爷,这是在抽风吗?大冷的天,非要在外面溜达!”吴茂才纷纷的说道!

慧明瞥了吴茂才一眼,“你这话最好别让老板知道了,再说了,我以前练武的时候,下着大雪还打着赤膊在外面练功,这又算了什么?”

“和尚!下大雪算什么,现在才是最冷的时候,难道你今天没听过下雪不冷化雪冷的解释?就是凝结和升华这两个词!”吴茂才的眼中充满了鄙夷,这是学霸对学渣在学术方面的碾压。

就凭他知道,凝结和升华这两个词,他就比慧明强。

慧明顿时无言以对,他认输了,输的五体投地,但他真没想到,他竟然有一天会被吴茂才在这方面鄙视了。

突然这时,吴茂才手中的大哥大骤然响起。

低头一看,吴茂才瞬间吓飞魂都要飞了,甚至差点把大哥大给摔出车窗,这个电话,他内心深处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想接的,但他却又不敢不接!

吴茂才颤颤巍巍的接通了电话,此时吴茂才的模样,一点都不复之前的傲世凌云,不可一世。

“二福,娃娃还在跟李六叔吃饭吗?”电话那边传来苏妍的声音。

“九爷已经出来了,不过……不过九爷现在在马路上溜达……”吴茂才胆战心惊的说道。

之前,方辰在跟李小华吃饭的时候,苏妍就打电话过来,然后他接的,苏妍嘱咐他,等方辰吃完饭后,让方辰给她回个电话。

可这事,他出了门就给忘了,现在可好,苏妍这小姑奶奶又打电话过来了。

“这么大冷的天压马路?”苏妍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度。

“嗯!”吴茂才如蒙大赦的赶紧点头说道。

心中更是把什么玉皇大帝,如来佛祖,太上老君给拜了个遍,当然,他心中最感谢的还是九爷,如果不是九爷吸引了这小姑奶奶的注意力,他说不定会被这小姑奶奶折腾的多么惨。

说实话,他有时候真真真觉得,苏妍在九爷面前的俏皮可爱,温柔乖巧都是装出来的,就苏妍那个性格,如果不是装的,怎么在九爷面前会是这个样子!

只可惜,这种话他只能埋葬在心里,一点都不敢透露,现在苏妍都已经欺负他,欺负的这么惨了,如果这话被苏妍知道了,他不用等哪天苏妍嫁给九爷,成为他名正言顺的九奶奶,他就已经死定了!

“把电话给娃娃!”苏妍有些着急的说道。

听了这话,吴茂才车都没停稳,便一溜烟的跑了下去,赶紧把大哥大递给了方辰,并且示意这是苏妍的电话。

“你怎么想起来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了?”方辰看着天边高悬的月牙,诧异的说道。

“想你了!”苏妍声音软糯糯的说道。

方辰顿时忍不住嘴角微翘,笑了出来,这三个字从女朋友嘴中说出来,充满了无穷的杀伤力。

吴茂才在一旁连翻好几个白眼,他就说苏妍这小恶魔都是装的。

“你怎么突然会在这么冷的天压马路,现在乖乖上车,别冻感冒了。”苏妍总算没忘记正事是什么,担忧的说道。

“没什么,就是忽然觉得这样一个人在路上走走,也挺好的。”方辰笑着说道。

突然听到苏妍周围的声音似乎有些嘈杂,不像是在家里,方辰问道:“你在哪里?我怎么觉得你不在家?”

被方辰识破了之后,苏妍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我在王府饭店。”

“王府饭店?你来找我的?”

方辰楞了一下,然后旋即又明白了过来,因为在燕京的这段时间,他一直是在王府饭店住着的。

“嗯。”

苏妍的鼻子轻轻哼了一声。

“你现在在酒店大厅?就你一个人?”方辰急切的问道。

虽说在王府饭店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但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在这深更半夜的时刻,除了家之外,就没有一个可以说是安的地方。

“在酒店大厅,不过不是一个人,爷爷让他的警卫员陪着我的。”苏妍笑着说道,心里甜丝丝的,为方辰这么紧张自己而高兴。

听了这话,方辰的心总算是放下来的一半。

“那这样,你让前台把我的房间给你开开,然后你在我的房间等我。”方辰说道。

“嗯!”苏妍乖巧的说道。

把大哥大递给了吴茂才,方辰直接就上了车,苏妍这深更半夜的在酒店等着他,他还有屁心情压马路。

而且不论直觉,还是经验都告诉他,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事,要不然苏妍不会平白无故的大半夜跑过来。

车队在燕京的街道上,如同一只愤怒的公牛,肆意飞驰,奔跑,无数的雪花随着车轮的飞速旋转,四溅飞射,整个车队都就如同在狂风怒号,波涛汹涌的奋勇向前的扁舟一般。

来到宾馆房间,看着苏妍静静的躺在沙发上,旁边还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

听到动静,苏妍有些睡眼蒙松的醒了过来了。

“你说你,不好好在家睡着,突然一声不吭的跑到这里来干嘛?”方辰半是责怪,半是溺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