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厚照一声轻咳,紧接着立于朱厚照身旁的内侍尖声道“肃静!”

顿时朝堂之上,那些议论纷纷的官员一下子闭上了嘴巴,只听得朱厚照开口道“杨卿家,此事该当如何?”

杨一清乃是新任的内阁首辅,既然是在其任上,那么这件事情自然要由杨一清来处理。

朱厚照倒也可以越过杨一清直接下令,但是朱厚照也清楚,杨一清乃是知兵之人,专业的事情就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这一概念楚毅不知道给朱厚照提及过多少次,更是拿汉高祖刘邦做为例子。

论及调兵遣将,朱厚照比起杨一清自然是差了太多,再加上朱厚照也要帮杨一清树立起内阁首辅的威势,所以才将此事交给杨一清来办理。

如果说杨一清能够妥善而又完美的解决了这一次的问题,可以想象,杨一清单凭这一点便足可以坐稳内阁首辅之位了。

杨一清上前一步,先是一礼,随即神色一正道“陛下,天津卫乃是京师之门户,天津卫守备以及游击将军皆是军中悍将,臣敢保证,天津卫绝对不会有失!”

一旦天津卫失陷,自天津到京师不过是一日的路程罢了,虽然说自土木堡之变到鞑靼围城,京师几度遭受异族冲击,但是这等京师被围的事情,所有的官员都不想看到。

如果说有朝一日,连京师都被敌人给包围了,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他们这些官员在史书上必然要被大书特书一番。

别人是名留青史,他们却是要在青史之上遗臭万年了。

朱厚照看了一众文武官员一眼,沉声道“内阁诸位卿家、几位国公、将军且留下,其余人等且退去吧!”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潇洒的短发女神

被朱厚照点了性命的官员留了下来,至于说其他的官员也都各自离去。

十几二十人在御书房当中显得稍稍的有些拥挤,这十几二十人差不多代表了大明满朝文武。

要说大明许多事情的决定权便掌握在这十几二十人的手中倒也不夸张,文臣、武将、勋贵,三方的代表性人物皆在。

朱厚照示意几波传令兵将最新的消息一一道来。

最后一波传令兵是在不久前抵达的,按照其所言,港口已然被敌人所攻破,身为游击将军的程严在疏散了港口当中的那些商人之后主动的退出了港口,于青田镇建立起了防御。

陈鼎皱着眉头道“陛下,臣以为程严当斩!”

众人闻言不由得一愣,陈鼎耿直,这一开口便要斩人脑袋。

杨一清不禁苦笑一声,向着陈鼎一礼道“不知陈大人何故要斩程严将军!”

陈鼎冷声一声道“身为大明之将领,当战死沙场,誓死不退后一步,他程严既然身为我大明之将领,身负守土安民之责,面对来犯之敌,哪怕是战至最后一人,也不可后退一步,程严当斩,不斩不足以震慑人心,不足以正我大明军法之森严。”

在场几位老牌勋贵对于那些新晋的勋贵自然是有一种天然的敌视心理,所以这会儿听得陈鼎针对程严,这几位老牌勋贵非但是没有开口替程严辩解,反而是露出赞同之色。

身为侯爷的程向武、韩坤闻言不由的脸色变得无比之难看,可是他们却是不好直接冲着陈鼎发火。

陈鼎为人在场一众人皆是心中明白,陈鼎这些话并非是针对程严,就算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人处在程严的位子上,陈鼎也会毫不犹豫的弹劾,所以说陈鼎对事不对人。

说来程严却是程向武手下走出去的将领,既然昔日是自己带出来的人,程向武自然是要为程严开口辩解。

就听得程向武向着天子道“陛下,末将有话要说!”

做为军中大佬之一,程向武执掌十几万水师,可以说是大明军中数得着的权势人物。

朱厚照看了程向武一眼微微颔首道“定武侯,有话直言便是!”

程向武昔日被敕封为定武伯,后来因功升为定武侯,同韩坤的安远侯一般,皆是新晋的公侯。

除了安国公王阳明、晋国公杨一清这两位国公之外,军中便属定武侯程向武、安远侯韩坤为尊了。

只听得程向武一脸肃容道“陛下,臣很清楚程严此人绝非是贪生怕死之辈,武王殿下曾言,兵法之道,在乎一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非是勇武,而是愚蠢也!”

陈鼎冷哼道“陛下,臣再弹劾一人,武王楚毅,竟然鼓励军中士卒临阵脱逃……”

朱厚照不禁一声轻咳,满是无奈的看向陈鼎,要说陈鼎无理吧,人家的弹劾有理有据,但是陈鼎明显是太过死板,不知变通。

这会儿杨一清向着陈鼎一礼道“陈大人有所不知,军中鼓舞士卒冲锋杀敌,誓死不退,这却是不假,但是身为一军之将领却是要有审时度势之能,本官且问陈大人,若然程严率军死守港口,最终军覆没的话,敌人长驱直入会是什么后果?”

一旦敌人长驱直入,京师必将为之震动,这后果之严重可想而知。

陈鼎缓缓道“臣只知道,程严有临阵脱逃之嫌疑。”

朱厚照颇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程严之事过后再论其功过,朕只问诸位卿家,可有什么应对之策?”

众人皆是看向了杨一清,只听得杨一清道“陛下,臣说过,有程严以及天津守备董科在,来犯之敌绝对过不了天津卫。”

一名勋贵不禁冷笑一声,看了杨一清一眼道“杨阁老说的倒是轻巧,要知道兵者,国之大事也,你保证?若是敌人真的抵达了京师的话,你置陛下于何地?”

朱厚照看着杨一清道“杨卿家,你可有话说?”

杨一清道“陛下即便是信不过微臣,难道还信不过武王吗?”

朱厚照微微一愣,带着几分疑惑看着杨一清道“此时关大伴什么事啊?”

显然朱厚照很是不解,为什么杨一清好好的突然之间便提起楚毅来。这似乎同楚毅也没有什么关系啊。

杨一清摇头道“陛下莫非是忘记了大半年之前,武王殿下自东瀛率军归来所带回来的那些葡萄牙海军将领吗?”

当时楚毅回归,带回来的葡萄牙海军将领却是让不少人记忆深刻,但是如今不少人甚至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这会儿经由杨一清提及,众人一下子回想起当初他们迎接楚毅凯旋而归所见到的那些海外异族来。

见到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杨一清神色肃然道“武王殿下曾与臣言,让臣做好防备,大明早晚要面临来自于海上的强敌。为此臣当初在请教了武王殿下之后,特意调派了颇有将帅之才的程严前往,就连程严将军首战不利,主动舍弃港口,于港口之外数里处的青田镇阻击来犯之敌也是武王殿下的建议。”

“什么,你说大伴早就有所安排?”

朱厚照没想到杨一清竟然说出这么一段话来,同时一颗心也暗暗的放了下去,他可以不信任何人,但是绝对不会不相信楚毅。

既然楚毅曾插手京城是防御,以他对楚毅的了解,楚毅肯定走一步看三步,早就针对各种可能做了安排。所以说杨一清才会说要朱厚照相信楚毅。

就见朱厚照颔首脸上带着几分喜色道“原来如此,不曾想大伴他竟然还做了这等安排。”

那名勋贵听得杨一清这么说,甚至还涉及到了楚毅不禁神色微微一变,哪怕是楚毅早已辞官,可是提及楚毅之名,仍然是让人为之忌惮,要是早知道这其中同楚毅还有所关联的话,他绝对不会开口嘲讽。

不过众人倒也没有理会这名勋贵,就听得王华捋着胡须缓缓道“陛下,论及调兵遣将,在场怕是没有谁敢说强过首辅大人,区区蛮夷而已,不若便交由首辅来应对便是。”

朱厚照看着一众人道“众卿以为如何?”

虽然说性子耿直,但是陈鼎却是有什么就说什么,干净利落的点头道“臣无异议,户部会力配合首辅大人。”

众人对视一眼,齐齐向着天子道“臣等无异议!”

武王府

楚毅看着一身袍服都没有换下的天子不禁笑道“陛下这般匆匆而来,莫非是朝中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朱厚照看着楚毅道“大伴早在大半年之前便让杨一清安排得力将领诸侯天津卫,莫非是早就预料到会有敌人自海上而来?”

楚毅正泡茶的手微微一顿,看着朱厚照,嘴角微微一翘道“哦,这么说来,葡萄牙人果然来了啊!”

朱厚照点头向着楚毅道“看来一切都在大伴的预料之中,朕却是虚惊一场了。”

说着朱厚照解释道“就在不久之前,天津卫加急军报,上百艘大船自海上而来,一出现便强攻天津卫港口,守卫天津卫的游击将军程严不敌,在疏散了港口之中的商人以及民众之后主动带领手下撤退到青田镇狙击敌人,如今尚未有最新的消息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