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校长摸摸下巴,沉思道:这么说,天生是个教英语的料子了?这么优秀的苗子,哪能让乡镇中学占便宜!

想了想,找来副校长合计:“……就这么个情况,备点东西,抽空跑一趟峡湾镇,不论对方提什么要求,先都答应下来……算了!还是我去吧!”

想他堂堂一中校长亲自出马,加上“钱帛动人心”,只要开出的待遇优渥,不相信会有人宁愿守着镇中那处疙瘩角、不愿来县一中发展。

与此同时,陆驰骁抵达海城纺大,直接找徐随珠毕业院系的院长打听显得太突兀,没得让人怀疑什么,就先去拜访了纺大校长。

海城纺大的卢定毅校长和陆老爷子有着多年的交情,尽管后来一个分配到教育机构,一个仍留在部队。

说起来,两人有十多年没见面了,但革命年代建立的友情,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淡去。

得知陆驰骁是陆老爷子的孙子,卢校长很是热情地接待了他。

陆驰骁也不兜圈子,寒暄几句就切入正题,打听起徐随珠。

时间过去了大半年,卢校长哪里还会记得底下学生发生过什么事情,便让陆驰骁等一会,往下边院系拨了几通电话,喊来了徐随珠所在院系的院长,还有毕业分配办的办公室主任。

“小陆,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放心,出了我的办公室,大家都当没事发生。”

陆驰骁点点头,沉吟片刻,问院长:“我想请教院长,这届的印染专业毕业生徐随珠,毕业前发生过什么事吗?怎么人事单位没给她分配工作?”

可爱小女生吹泡泡自在写真

“这个事啊……”院长当然清楚内因,可他看了校长一眼,不晓得该不该说。

“有什么就说什么。”卢校长点头示意。

院长就拣着重点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毕业分配办的主任想起还留着当时的照片,去拿来之后递给陆驰骁:

“当时不仅我和院长收到了匿名举报信,连人事局和招工单位那边也都收到了。这种情况下,不处理肯定不行。但最后,院长心善,觉得应该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就没把照片放进档案。”

陆驰骁拿过照片一看,最上面那张,正是从红星招待所里走出来的徐随珠,长发及腰、神情仓惶无措。

他的眼神变得深幽。

人物特征:长发及腰

时间特征:元月二日早晨

地点特征:海城纺大旁的红星招待所

很好!三者齐乎了!

难怪每次靠近她,总会闻到一股似曾相识、让人心旌神摇的芬芳,总让他不由自主地忆起那个晚上。

还以为自己魔怔了,克制力下降了,原来不是!

他的直觉是对的,嗅觉也没出错——她就是她!

院长看他神色肃杀,不确定到底是来为徐随珠讨公道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叹口气说:

“当时这件事被我们压下了,没对外公开,否则反响更大。目前,知道情况的除了我们几个院级干部和毕业分配办的老师,也就极个别学生知道(并不知刘海燕暗戳戳地在班级和系里宣传了一把)。我叮嘱他们别往外传,应该不会乱说……”

顿了顿,院长又说道:“徐随珠的档案里没有提及这件事,毕业证也没有真的扣下来,前不久已经给她寄回去了。”

陆驰骁收回凝视照片的视线,把一摞照片放回到信封里,问两位:“除了这些,别的地方还有散落吗?”

院长摇摇头:“这倒不清楚。我们所知道的都在这里了。”

人事局和招工单位手里的照片他们第一时间就拿过来了。毕竟流落出去,纺大荣誉多多少少会受影响。

陆驰骁思索片刻后问:“发生这么大的事,她当时没找们说什么?”

院长刚想摇头,忽然记起什么:“我想起来了!那天她知道自己被招工单位回绝,还可能会被扣毕业证,哭着来找我解释,说这一切都是和她一个宿舍的学生陷害的,目的是抢她的工作。我当时正为这事烦着呢,就说没证据不要瞎说。之后没过多久,她就回老家了。”

陆驰骁眯了眯眼:“和她一个宿舍的学生?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就业?”

“这得查一查,这么多学生,一时半会还真记不起来。”院长有点小尴尬,起身借校长的办公室电话往系里打了一个,问到了陆驰骁要的信息。

“叫刘海燕,目前在印染总厂做主任助理。哦,就是原先徐随珠的那个岗位。”

陆驰骁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嘴角讥讽的笑意,足够说明一切。

院长和毕业分配办的主任面面相觑,心里不禁有些动摇:难道当时真的冤枉徐随珠了?这件事其实是刘海燕搞的鬼?目的是抢主任助理这个岗位?

如果真是这样,那刘海燕的人品真当成问题哪。学校也欠徐随珠一个解释。

“卢爷爷,今天谢谢您。”陆驰骁起身,和卢校长握手,然后也和院长、毕业分配办主任握手道谢,“这事我会追查到底。到时可能还需要贵校配合。”

“好的好的,没问题。”

从海城纺大出来,天已经黑了。

陆驰骁想了想,没急着赶回Z省,来到红星招待所,亮出证件订了个房,然后借前台电话往京都拨了一个。

接电话的是明凇,一接起就噼里啪啦汇报:“头知道了?唉,这次真踢到铁板了,我们的人跟丢的跟丢、受伤的受伤,目前为止,只有小虎还没被发现。”

陆驰骁:“……”很好,不打自招。

“小虎现在哪儿?”

“根据留下的暗号,小虎往越山方向追去了,我已经派人前去应援。只是,黑皮三一回南城,暗线立马断了,我担心那边出事了……头,这次可能要连累晋升了。”

“说的什么混账话!”陆驰骁骂道,“我来Z省是图晋升的吗?明凇脑子进水了?赶紧给我放干净!”

明凇哭笑不得。

脑子里的水不就是脑浆?放干净了还能活命?

轻重缓急还是分得清的,陆驰骁当机立断:“小虎那边加强支援,实在不行,跟总队汇报,让那边派直升机过来。我去趟南城。”

“是!”

挂了电话,陆驰骁把房间退了,大步流星出了招待所,直奔火车站。

前台的值班小妹懵了。

这什么情况?订了不到五分钟就退,看不起他们红星招待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