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这洪尧,其实霍昇也不乐意与之打照面的。

说白了,这洪尧是有过人之处,但性格古怪,从不跟人多说一句话。

洪当家本想将家业交给洪尧,但何奈洪尧根本油盐不进,谁都不放在眼里,所以洪当家才打消了念头。

霍昇是东海岛族人,约见洪尧自然简单,也不会太引起樱珠的注意。

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让霍思思假死,自己这个妹妹整日去缠着那个姓东的,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楚霁风行动也快,第二天就将假死药给了他。

霍昇难以压制心里的欢喜,冰冷的脸上出现了奇异的笑容,眼眸深处,是别样的狠厉。

这日,霍思思还是一如既往的去给东夜瑾送夜宵。

做的是蒸饺。

只是霍思思刚学了不久,那饺子模样做得不怎么好看,可以算得上是丑陋。

霍思思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来,磨蹭了许久。

东夜瑾看完了楚霁风传来的消息,眸光深了几分,再是抬头看着霍思思:“你怎么了?”

美女的午后时光

霍思思手一僵,更不好意思将蒸饺拿出来:“我……我还是给你煮个面吧。”

东夜瑾将纸条烧毁干净,走了出来。

烛光还算敞亮,看得清她白白净净的脸庞,那双眼睛清澈单纯。

他心里叹气。

楚霁风将霍昇的计划告知了他,若他不舍得,可从中插手,不让霍思思跌入火坑。

他是觉得这是霍家的事情,他也不是真想娶了霍思思,是极为不愿意插手的。

可是这会儿一对上霍思思的双眸,他就有些动摇了。

他看了眼食盒里的蒸饺,还是冒着热气,便说:“这蒸饺就很好,不用再重新做了。”

霍思思眼里满是欢喜:“真的吗?”

东夜瑾点点头。

霍思思总是单纯的,东夜瑾随便一句话,就让她没了负担,将模样丑陋的蒸饺拿了出来。

“那你吃吧!”霍思思笑着说道,“若你觉得好吃,我明天还做这个。”

东夜瑾无奈,说道:“你是霍家的小姐,用不着做这些。”

霍思思随着他坐下来,双手托腮,托得脸蛋儿圆圆的:“我就喜欢做,这不是让你试吃吗?我没别的意思。”

东夜瑾信她才怪,吃了一个蒸饺,虽然样子丑,但味道还不赖。

霍思思见他又吃了第二个,心里更加欢喜,得到满足:“你觉得好吃吗?”

“还行。”东夜瑾故作姿态。

霍思思毫不介意:“嘿嘿,这馅料我研究了许久,我也知道你不怎么喜欢吃咸的,所以没有放多少盐,既然你喜欢吃这个,我以后都给你做,好不好?”

东夜瑾的手一顿,清俊的面容也变冷了几分。

他眸光淡淡的,道:“霍姑娘,你还不明白吗?那日都是迫不得已,我那是为了帮你脱困,所以才说了那些话。等这事儿一了,我们这婚事自然做不得数的。”

他已经说过很多次,让霍思思不必送夜宵来了,可她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就因为她如此上心,所以才引得霍昇迅速出手,他自个儿的性命也都危险得很呢。

霍思思呆呆的看着东夜瑾,她抿抿嘴,半天了挤出一句话:“可你姐姐……你姐姐也是喜欢我的。”

东夜瑾挑眉:“我姐姐喜欢你,那与我有何干系?”

霍思思其实想问的是,老娘都给你做了这么多天的夜宵,你就没有一丁点喜欢我?

可她不敢。

她低垂下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以为……以为你会习惯了我做的夜宵。”

东夜瑾心口闷闷的,忽然问了一句:“那我问你,我重要,还是你哥哥重要?”

“啊?”霍思思怔了怔,她抬眸看着东夜瑾,有点不解,“为何要做比较?你们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啊!”

东夜瑾眉间不由得笼上了一层铁青色的阴霾:“如果非要你选呢?”

霍思思捏着手指,在盘算着:“你……你是我的……可是哥哥,哥哥也跟我相依为命许多年,这要如何选?不行,你们对我而言本就是不同的,我没法选。”

东夜瑾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已经一片清明。

对于霍思思而言,霍昇也是极为重要的,那他瞎掺和什么,就祝这对兄妹有情人终成眷属得了。

东夜瑾放下了筷子,道:“我饱了,你回去吧。”

霍思思看了看蒸饺,他明明没吃几个,怎么就饱了呢。

可是东夜瑾已经别过头,不愿意再跟霍思思说话。

霍思思噘着嘴,她也是要面子的,只能一声不吭的收拾了,拿着食盒走了。

她刚走,常无影和成肃就进来了。

常无影瞅了瞅东夜瑾,见他在慢条斯理的擦着嘴,有点不高兴了。

“东太子,霍姑娘都哭了。”常无影觉得东夜瑾太无情,好歹人家霍姑娘也送了好一阵子的夜宵过来啊。

东夜瑾瞥了他一眼:“要么你追上去安慰一下?”

“这可不行,人家又不是喜欢我。”常无影说道,而且他家中还有娇妻呢,怎能与别的女子有牵扯呢。

东夜瑾心里也不大痛快,冷声说道:“他们兄妹情深,我凑上去做什么?”

成肃则是不忍心,道:“公子不告诉她吗?看样子,她未必知道霍昇的心思。”

“不必说。”东夜瑾道,“对她而言,我只是个认识了不久的人,可霍昇呢,是她相处多年的亲哥哥,我要是提醒她了,还可能吃力不讨好呢,而且她要是嘴不严的,岂不是要影响我们的计划?”

成肃听罢,便是点点头。

他的确是太你妇人之仁,险些就坏了大事。

常无影弱弱说道:“可我瞧着霍姑娘不像是个嘴不严的,先前王妃差点暴露了身份,她不也是没说吗?”

东夜瑾拧眉,心里更觉得闷堵:“这怎么一样,她对樱珠又没别的感情,这是她的哥哥,他们感情好,我若说她哥哥半句坏话,她就有可能跟我翻脸。”

总而言之,就是不要多管闲事。

成肃点头表示同意。

常无影无奈,只好说道:“那也是没办法了,我们只能可怜可怜霍姑娘了。”